颜霄语

拖更重症患者,你要没耐心,你就别关注我了

莫名奇妙我的老福特竟然更新了?????????


我去改个版本给他改回来


要不我什么都找不到


你害的我好苦【一发完】

戏子辫×将军馕


上班闲着的时候,突来的脑洞


北京城正打寒冬,城里不知打哪调来个将军,成天别的事不敢,偏往那一方戏台跑,一坐啊就是一整天,也不为别的事,就是为了捧这戏台的角儿


张云雷


话说啊,这张云雷长得那是个极好,引得那富家小姐,太太。一个劲往戏台跑


这大帅一来,这些夫人,小姐啊。也不敢,冲着台上大喊大叫了,但还是会在动情之处。珠宝扔上台


张云雷每每唱完一曲。


哎,您在看台上,什么戒指啊,手镯啊,珍珠玛瑙,那可台都是,弄得张老板都无处下脚了


一日张云雷身体不舒服,唱了一曲,就打算结束


。。。。。。。。。。。。。。。。。。。。


。。。。。。。。。。。。。。。。。。。。


张云雷向后一步,欠了欠身。伸手开了扇子,“谢谢各位捧张某,今日张某,突感不适,还请大家明日再来,张某,定当好好赔罪”说罢鞠了个躬准备下台


那将军稍稍皱了下眉。身边的副官也是没脑子的,“喂,我们将军,让你走了吗?你就走,也不看看你是什么东西”


说着自作主张的往台上扔了一袋银元。好巧不巧,正砸在张云雷的脚背上,张云雷不动声色的挪了下位置


“好好给我们大帅唱,唱的好重重有赏,唱的不好,,哼”说着手还在脖子上比量了下。这副官也真他-娘没脑子。显然是没看见,杨九郎的拳头,握的嘎吱响,手里的橘子以不成样子。杨九郎刚想叫人把这副官拉出去


张云雷却笑出了声。笑的是那么好看,“你知道我为何突然身体不适吗?”张云雷说完眼睛瞟了一眼杨九郎,


“我管你。我们大帅想听,你就唱。是吧大帅”冲台上吼完,低下头,像条狗似的,冲杨九郎摇尾巴“是啊,来人,neng死他,别留痕迹”


杨九郎起身拿起身旁的娟步擦了擦手,“你们都看够没有?滚啊”杨九郎把所有人都轰了出去,“张先生你害得我好惨啊”杨九郎一个翻身上了戏台


“胡说,我何时害你了”张云雷背过身不去看他


“你还说没害我。我都得了相思病了。”杨九郎嘟着嘴的样子别提多萌了


“卧多zan嗨泥啦,泥号急天补来。卧嗨梅锁嘛呢,泥倒跳上里了啊,曾添也补纸倒挠得里向嘛。”张小泼妇上线。


“媳妇啊,我错了,我错了,我是真病了,可严重了”杨九郎抱住张云雷胳膊一阵摇。(轻点。轻点,可白摇碎咯)


“怎么了,哪难受?别动,让我看看,别动。听话”一听杨九郎病了张云雷也不生气了。对着杨九郎左摸摸又看看


“媳妇啊,我就是得了相思病,还没好全呢”还需要治疗下


张云雷顿时黑了脸。“滚”


“哎。哎好嘞,奴婢回家等爷”杨九郎殷勤的拍了拍了,张云雷身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赶紧撒丫子跑路


话说。前面看出来了吧(没看出来的是傻子😂)人家是两口子。但是啊,人家俩可不是两口子这么简单,人家是竹马竹马。。。。。。。。。。。。。。。。。。。


张云雷和杨九郎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时间长了,也就养出了感情,


因为俩人打小就在一起,两家父母,也没多反对俩人的感情,相反还支持俩人在一起


俩人十八岁那年,杨九郎要从军。张云雷要组建戏台。


张云雷不愿杨九郎从军。生怕他有天战死沙场,再无归期


杨九郎则不愿张云雷唱戏,不愿让他抛头露面。成为世人口中的戏子


俩人一个比一个轴。一个比一个犟。


杨九郎从军那一天,


张云雷正好被一方戏台选中


他从军,他成角儿


张云雷穿着戏服站在城墙上,高喊“杨九郎,等你成为将军那时。我定成角儿。我定嫁你。”没上过学堂的张云雷只知道,将军是最高职位


杨九郎回头,“好,等我回来,我娶你”军队里的士兵都看着他,眼神都带着些许异样。可杨九郎丝毫不熟这些眼神的影响


三年。又三年,张云雷终成了角儿,可没却没等到,杨九郎


张云雷已经抱着最坏的打算,就是杨九郎已经。。。。。。。可这终究是最坏的打算。那天,阳光正好,。。。。。。。。。。。。


杨九郎带着那没脑副官闯入了一方戏台,吓得台上下台。顿时没了声。


台上的张云雷正唱着一曲霸王别姬,这眼泪说什么都掉不下来,看到杨九郎的一瞬间,豆大的眼泪奔涌而出


晚上。张云雷失眠了,【他真的是杨九郎吗?看着好像瘦了,他怎么还那么白啊,他还记得我吗?他真的成了将军啊。】一夜未睡。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第五。第六………………等等一个月。杨九郎风雨无阻的天天去找张云雷。不知道的是以为这将军是多爱听戏呢,实则杨九郎根本听不懂台上吱吱呀呀唱的是什么。


日子不温不火的过了好久,他俩关系的转变,发生在。


那天。杨九郎的管家,奎叔打了把油伞。就急冲冲的来找张云雷,说。杨九郎病了,嘴里只喊着他的名字


张云雷马褂也没穿,奔着杨九郎的家就跑去,“杨九郎。杨九郎你醒醒啊,别吓我,你怎么了”张云雷刚看到杨九郎。就用手去拍杨九郎的脸,“啊,谁阿,怎么了”杨九郎显然是刚睡醒。脸上还带着微微的红


“杨九郎你没病啊”张云雷刚才感觉自己快被吓死了,现在看到杨九郎好好的,火气瞬间就憋不住了,抬脚就要走。


“别别别,我病了,我得相思病了,只有你能治,你看看给我治一下?”杨九郎的没脸没皮的冲张云雷撒娇


“啵~好了没?”张云雷红着脸不敢看他,


杨九郎蒙的一批随后答到“好了好了,好的差不多了,但还差点”说完抱着张云雷去了里间。。。。。“杨九郎你禽兽”。。。。。。。


。。。。。。。。“我想你啊”“我也想你”。。。。。。。“嗯……嗯……啊……杨九。。郎……你慢点,你要。疯啊~。。。。。。。。。。。。。。。。。。。。。。。。。。。。。。。。。。。。。。。。。。。。。。。一夜无眠


所以这不就有了刚才开头的一幕


完事啦,撒花,看国风切,本来打算十点写完发,然后,我就去吃了个饭,然后就现在才写完,啦啦啦啦啦。开心,😄


突然发现普兰店,也有好多德云女孩哦,欢迎大连地区的德云女孩前来面基。。。。。。。。。。。。。。。。。。特别欢迎,我以为我所在的城市没有一个德云女孩,现在发现好像也不少哎。


好开心😜😜😜😜😜😜😜





还有上面那个张小泼妇的是方言,天津话,你试着加点天津味。看能不能读出天津话的感觉,你要读不出来,就当我啥都没说


求大大带

我现在写文都动力,

不是我正主不甜了。是我太懒了,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求大大带,




















就一起写个文,讨论个脑洞。

































我们一起来玩啊,求带啊


瞎逼逼

跟你们说啊。我拖更是有原因的


第一哈。晚上我下班。一出门就看见个摩拜。因为网卡。我扫了半天,结果显示,是故障的,啊啊啊啊啊,万分生气!!!😠


第二哈,我因为晚上没吃饭,我就打算去面馆要个面吃,我等了半个小时。才好

啊啊啊啊啊,巨生气!!!!😠


第三。这是我必须要说的,就在一个小时之前,我在擦脸,因为瞎。没带眼镜,一个挥手,我都没怎么用的芦荟胶,被拍在了地上,我的钱啊,,。。。。啊啊啊啊啊。继续生气,








而且,我要声明下,我那个文啊,本打算写到五千字。结果发现五千字完不了,就打算奔七千去,你们在等等,我在拖一阵,因为脑洞卡住了。现在四千五百多字,卡在了





张云雷要离开杨九郎的地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写。才能不做作,


来个催更的啊

额,连催更的都没有吗?


那好,你不催。我不更


我占用上班时间写的文

竟然没有人催





麽有,,,,,,么有啊,0




























伤心,你不催。我也更


大概十一点半更???差不多吧


致歉

对不起大家。对不起我关注我的粉丝🙏🙏🙏



我真的支棱不起来了,😭😭😭😭😭😭😭😭😭😭😭😭😭😭😭最近下班好晚



没空写文啊


这样吧,容我再拖两天,



星期天晚上,下班立马更




我发四,🙌













⭐7⃣🌞🍜👆💡👧










PS:(拜拜ノBye~)


PPS:(猜猜我上面的符号什么意思,猜对。附赠你一个点梗,不限时间,什么时候猜出来。我什么时候接受点梗,点梗接受,德云社所有角儿)


我捏,更文就靠催更。




你若不催,我就不更。






来自拖延症重症患者的发言


我今天早上起来翻微博

翻了半天全是帆哥。

然后我想起来那登的是微博小号


然后看到了帆哥照片,

脑子蹦出一句话


“帆哥好丑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帆哥我对不起你,对不起